您的位置:首页 >热销 >正文

经纪人喊凉凉求降价 成交数据却温热 北京“银十”二手房冷热真相是什么

北京商报记者近期接到多位购房者和小业主反映,他们均收到了经纪人市场“转凉”的通知,部分小业主更是被拒绝“降价才能促成递”。经纪人们的辨别是:9月份的新盘太多了,产品类型也丰富,区域分布也平衡,二手房的交易成本又低的离谱,现在除了“东西海”的刚须要,基本上购房者的首选都是新盘。在他们显然,如果着急置换的二手房业主,还是应该逃跑11月前的窗口,尽早得出适合的价格增进成交。

然而放大至整个假期的交易数据却并不反对经纪人们的判断:假期期间北京链家的成交量突破了1100套,这个数字是去年同期的1.5倍,是2018年的2.4倍。

实际的市场情况明确如何,是真“燕”还是前期成交价网签滞后?北京商报记者在这个十一密集调研北京二手房市场,试图给出购房者和小业主一个答案。

中介APP截屏

带看:9.2010.08两个显著节点

许月计划变卖的房子位于东南二环的左安门桥,是一套隶属于东城区的三居室,当年先生单位的福利分房,面积不大不小、周围配套还算完备,又在东城区归属于价格洼地,许月对于出售这套房子一直都不太担心。“虽然二类经适房有3%的土地出让金,但是我报的价格并不低,房子朝向也好,却是小区里的金角,所以当时跟经纪人托的要求就是交易周期不要太宽、付款方式好一些。”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卖房心态,许月并没生气让房子里的租客搬出,只要配合看房就好。

直到十一即将放假前,由于工作太忙,一周没跟经纪人联系的许月偶然登岸链家app发现:这套仅在9月第一周便刷新40多组带看的“好房”,在9月20日后竟然一组带看都没有。“我一下子就有点急了,赶紧给两家经纪人打电话,获得的回复都是这两天市场状态转‘凉’的确实有点快,现在不好说是假期因素多点还是市场本身就‘凉’了,他们都建议我尽快把租客清了、赶紧卖。”

理会了两家经纪公司的建议,许月在与租客协商后,在十一期间已完成了清客收房。“说来也怪异,8号是个时间点,这一天链家带看了8两组,我爱人我家带看了4两组,给我的感觉样子过节的都回去了,没经纪人说道的那么‘凉’。

与许月的情况极为相近,刘金位于北三环和平西桥的一居室也遇到了“9.20”和“10.08”现象。刘金要卖的这处房子就在和平西桥地铁口,47平方米的南向一居室,剩五唯一的已购公房,楼层不错、装修也说得过去,起初刘金将报价定于了365万。

“我跟中介说道这个价格的时候,中介就说道有点高,4月份成交价的那套有点瑕疵,价格316万,觉得我这套想去340万比较合理,但我想试试,没想到刚弄完申请,新发地就出有疫情了。”刘金的房子和当时的北京二手房市场一起,无论是带看还是成交价,都戛然而止。

直到转入9月中旬,在刘金多次降价后,带看才慢慢有了起色。不顾一切刘金盘算能够在十一前后能卖掉之时,带看却在9月21日再次“暂停”。“直到十一长假的后半段,4、5号的时候,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终于有人看了。”但与许月有所不同,已经看好置换房源的刘金并没有因为带看的恢复,打算提价,只求尽快使出好拿着钱和资格去换房。

价格:经纪人要求的降价与小业主的不甘

刘金的房子能够完全恢复带看,相当大程度上也是理会了经纪人的降价。根据链家APP表明,刘金的这套一居室,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从365万到329万,降价幅度相似10%。

“中介跟我说道,没有卖不出去的房子,只有降不到位的价格,但我真实在我这房子没到那个程度,不过因为生气换房,不得不从了。”刘金无奈的说。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小业主都接纳经纪人的降价建议。

程佳位于南三环的在售两居室,在10月8日恢复集中带看后,被经纪人建议价格下调50万,这个比例占了程佳房价的七分之一。“谈真的,接电话的时候我差点骂街,当初定价是中介给的,这么大幅度总有个合理的理由吧,他们一再强调市场燕了,可我买的那套卖家还要涨价呢,究竟是真凉还是都去过节了,顶多想到再说吧。”

程佳的情况不是个例。集中于带看的愈演愈烈,让许月甚至产生了“能无法缓缓,甚至提提价的念头。”

但这一点子并没有得到委托卖房的两家经纪公司经纪人的反对。“他们给我的理由都是二手房千万左右的客群就那么多,马上天凉了,万一疫情反复,市场又没了,甚至建议我再降10万,性刺激带看改变为成交。”许月对于经纪人的意见,有些迟疑,毕竟和小区内的在售房源比,自己的报价确实不高,又是换房销售,能多卖一点是一点的心态似乎更胜一筹。“现在有买家约我要谈谈,我想先约着见面,打探一下态度再说。”

经纪人口中的“燕”,在数据层面却是另一番景象。克而瑞根据北京市住建委官网数据统计,9月份北京二手住宅总计成交量17259套,环比8月上涨7.5%,同比去年9月下跌41.6%。今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市场整体走势意气,但北京已走出疫情影响,单月二手住宅网签量连续5个月在1.6万套以上。黄金周期间,各大中介二手房带看量及成交量保持相对高位,再再加年底业绩冲刺,预计2020年全年二手住宅成交套数有望突破16万大关,创2017年317新政以来的新高。

另有媒体报道称之为,国庆七天假期,北京链家的成交量突破了1100套,这个数字是去年同期的1.5倍,是2018年的2.4倍。

成交:除了“东西海”现在首选是新的盘

对于数据和市场“表里不一”的情况,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分析称,导致上述情况的原因有两点。首先,站在中介经纪人的角度来讲,他们是房源的拓展方,也是客户成交价的撮合方,房东降价销售可以超过尽快相爱成交价的目的。因此市场的一些风吹草动也不会被主观“放大”,这是一个情绪的传送。

另一个层面,目前二手房市场也确实不存在并转“凉”的迹象,新房的“加量加质”供应对二手房市场形成了相当大的冲击。“目前北京新房市场产品力升级递归,价格方面也有大幅的调整,受此影响,相当一部分之前考虑到二手房的业主,目前也转投新房的‘怀抱’。”郭毅表示,二手房客群不断被分流,先前确实不存在“秋末”的隐患。此外,以网签作为辨别短时间市场好坏,客观上来说并不精确,二手房网签基本迟缓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所以数据层面在先前才不会获得体现。

“9月份的新盘太多了,产品类型也丰富,区域产于也均衡,二手房的交易成本又低的离谱,现在除了‘东西海’的刚需,基本上购房者的选用都是新的盘。”不只一个区域的房产经纪人在十一期间在被问到市场时候真凉时,也得出了上述的判断。

在他们显然,即便假期后半段购房者恢复带看,但对于产品的老实和价格的敏感,都会只能使出。如果着急移位的二手房业主,还是应该抓住11月前的窗口,尽早给出合适的价格增进成交。

据理解,仅“9.30”一天,北京市住建委便集中审核了9个预售证,9月的后半月有近20个新盘入市。一位购房者向记者直言,自己在十一期间看上了两套二手住房,价格都在900万左右,然而税费加中介费基本上要80万,这在小城市已经可以全款买套房了。从“实惠”的角度出发,新房极具价值。

在郭毅显然,目前新房市场颇具吸引力,如果不考虑到“东西海”这些自带的区域价值,二手房与新房的竞争已经拉平,甚至有领先的态势。今年从6月份开始,北京新房市场持续建构月均去化4000套以上的展现出,而价格层面也受开发商减缓业绩销售的影响已达到低点。因此,郭毅称,目前对于购房者来说是一个买房窗口期,北京新房市场量涨价跌,二手房市场也不会不受此造就上行,但整体波动不会在一个合理区间运营。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王寅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