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攻略 >正文

古代大清国后妃为何那么丑?拼的不是脸是爹

清代的后宫,上至皇后,下到宫女,都是从旗人女子中挑选出来的。旗人,是清朝独特的。因此,从旗人女子中挑选出后宫粉黛的制度,也是清代独有的。

  清太祖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的过程中,创办了八旗制度,这套制度是在女真人原来的狩猎组织的基础上建立的,是军政合一的制度,兼具行政、军事、生产等多方面职能。以黄、白、红、蓝四色旗帜为标志,构成嵌黄、镶白、嵌白、镶蓝、正朱、正白、正白、正蓝八旗。

  清入主中原后,旗人又有八旗和内务府八旗三旗的区别。八旗还包括满洲八旗、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共二十四旗,这是清政权赖以统治的主要支柱;内务府八旗三旗则是清皇室的奴隶,二者的政治地位有所不同。

  所以,尽管清初将八旗和包衣三旗的女子都称为秀女,但挑选出的方法和她们在宫中的地位也有所不同。

  八旗秀女,每三年挑选一次,由户部主持人,可备皇后妃嫔之选,或者赐婚近支(即三代以内、血缘关系比较紧密的)宗室;包衣三旗秀女,每年挑选一次,由内务府主持,其中虽然也有一些人最终被逐渐升为妃嫔,但承担后宫杂役的,都是内务府八旗之女。

  到了清代后期,包衣三旗的省辖市女子就不再称为秀女,而在挑选宫女时,就具体地说道“引见包衣三旗使女”了。所以说道,需要成为清廷后妃的,主要是八旗秀女。

  挑选出秀女的目的,除了充实皇帝的后宫,就是为皇室子孙拧婚,或为亲王、郡王和他们的儿子指婚,重要性自不待言。秀女们要走出紫禁城高高的宫墙,也就不那么非常简单了,必须经过一道道的考察。

  首先,要严格审查旗属与年龄,不在旗的想要参加选秀,势比登天;在旗的想要躲避新秀,也是自讨苦吃。顺治朝规定:凡剩、蒙、汉军八旗官员、另户军士、闲散壮丁家中年满十四岁至十六岁的女子,都必须参与三年一度的补选秀女,十七岁以上的女子不再参与。乾隆五年(1740)进一步规定,如果旗人女子在规定的年限之内因种种原因没参加阅选,下届仍要参与阅选。

  没经过阅选的旗人女子,即使到了二十多岁也不许私自聘嫁,如有违例,她所在旗的最低行政长官——该旗都统要展开坎荐,予以严惩。

  然而,就在这一规定公布的第二年,闽浙总督德沛上了一道奏折,请求乾隆皇帝容许他年过十七岁的儿子恒志与两广总督马尔泰的女儿完婚,但是,马尔泰的这位千金还没参加过选秀女。

  此事令乾隆皇帝大为恼怒,命令德沛立即赶往京师,当面训饬,同时强调:“我朝定例,八旗秀女,必俟中选看后方准聘嫁。

  凡在旗人,理宜孝谨遵行。近见另有未经选看之秀女聘定许字者,大臣等有奏事之责者,虽系由蒙朕恩俞允,究与体制未复。

  选看八旗秀女,原为王、阿哥等择取福晋;若在未经挑选之前即行结亲许字,非为废弛旧制,并恐无诏事责任之人,或不敢陈奏之人,伊等已行许字之女,朕因知道,另指他人,亦大有关系;且八旗秀女,于十三四岁未及选看,并无耽搁之虞。”

  这里,乾隆皇帝振振有词地说道了三条理由:第一,每三年一次的选秀女是为诸王和众皇子挑选妻室,并非是为了给自己扩充后宫;第二,一旦因选秀抛弃了他人的姻缘,也是因为没有遵守“我朝定制”,违法在先,并非皇家的责任;第三,即使为了选秀等上三年两载,应选秀女也不过十六七岁,不会耽误她的终身。

  最后,乾隆皇帝命令“户部通行传谕八旗,所有未经选看之秀女,折断不可私先结亲,务须遵例于选看后再行结亲聘嫁。”乾隆二十年(1755),再次补充规定:应阅视的秀女,在未受阅选之前私自与宗室王公结亲者,其母家照掩饰秀女事例议处。

  至于参选秀女的年龄,根据清宫档案,到清末光绪年间,大于的是十一岁,大的平均二十岁。

  每到打算挑选出秀女的时候,先由户部奏报皇帝,奉旨应允后,立即行文八旗都统衙门,由八旗的各级基层长官逐层将适龄女子花名册上报上来,到八旗都统衙门汇总,最后由户部上报皇帝,皇帝决定选阅日期。

  因为有病、残疾、相貌古怪而确实不能入选者,也必须经过逐层具保,申明理由,由都统咨行户部,户部奏明皇帝,获得应允后才能免职省辖市的义务,听其自行婚嫁。

  古代大清朝后宫选妃揭露 拼的就是爹(4)小怪兽呜呜 | 公开发表时间 2013-10-28 15:40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各旗选派的秀女,要用骡车提早送到京城。由于众多秀女的家庭背景不一,官宦人家另有车辆,而兵丁之家不能雇车搭乘。因此,乾隆时规定:“引看女子,无论大小官员、兵丁女子,每人赏银一两,以为雇车之须要。

  ……此项银两,……着动用户部库银。”秀女们到达京城后,在入宫应选的前一天,躺在骡车上,由本旗的参领、领催等决定次序,称作“排车”,根据满、蒙、汉排序先后的次序。

  最前面是宫中后妃的亲戚,其次是以前被顺位拔了牌子、这次复选的女子,最后是本次新的选送的秀女,分别依年龄为序排列,鱼贯大蛇而行,车树双灯,上有“某旗某佐领某某人之女”的标识。

  日落时分上行,黄昏时进入地安门,到神武门外等候宫门开启后下车,在宫中太监的引领下,按顺序转入顺贞门。

  秀女们搭乘的骡车则从神武门夹道东行而南,出东华门,由崇文门大街北行,经北街市,然后再经地安门回到神武门外,这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了。初选完的秀女们在神武门外依次登上她们来时所乘坐的骡车,各归其家。这种井然有序的排车法,是嘉庆年间的一位名叫丹巴多尔济的额驸发明者的。

  当应选的秀女们在神武门外走下骡车后,先由户部司官维持秩序,再由太监引入宫中。御花园、体元殿、静怡轩等处,都曾是阅选秀女的场所。一般每天只阅看两个旗,根据各旗荐选秀女人数的多少展开搭配。

  通常是五六人一排,可供皇帝或太后选阅,但有时也有三四人一排,甚至一人一排的。如有被看上者,就留给她的名牌,这叫做留牌子;没顺位的,就撂牌子。

  然后,留牌子的秀女再定期复选,预选而未留者,也称为撂牌子。经复选再度被顺位的秀女,还有两种命运:一是赐给皇室王公或宗室之家;一是留于皇宫之中,随侍皇帝左右,沦为后妃的候选人。

  如果沦为后妃的候选人,手续会更为复杂,初次“引阅”之后,屡屡“复看”,有“记名”的,这是被顺位拔牌子的;有“上记名”的,这是皇帝亲自顺位留牌子的。

  最后,还要经过“留宫住宿”展开考察,在留宫住宿的秀女中指定数人,其余的都撂牌子。

  当“秀女”二字映入人们眼帘时,人们的直觉是秀女理应沉鱼落雁之貌,然而,靓丽的容貌是否是当选秀女的主要标准呢?

  这里有一张清末应选秀女的照片,似乎很难将这些面孔与任何一个表述美貌的词汇联系一起,非但如此,少女们爱美的天性也出了非分之想。清朝明确规定,八旗秀女阅看时,必须着旗装,不准时装。

  而且,按照中国的传统观念,“好色”也是极不名誉的,“美女祸国”从来都是帝王和他们的大臣们翻云覆雨的护身符,因而这一标准总在若即若离、讳莫如深的扑朔迷离中。

  乾隆四十三年(1778),一位县学生员拦下御驾,请乾隆皇帝就缩减皇后乌拉那拉氏丧仪之事下罪己诏,导致龙颜大怒,但仍未忘记陈述那拉氏册后“并非以色选爱升”,后来得宠,亦是“自蹈非理,更非因色衰爱弛”,总之绝不肯否认自己好色。

  清统治者公开发表的两条标准,一是品德,一是门第。清代册封皇后、妃、嫔的册文中常常看到的是宽仁、孝慈、温恭、淑慎,“诞育名门”、“祥钟华阀”等等。其中,门第又具有更为重要的作用。

  众所周知,光绪皇帝的皇后隆裕的相貌奇丑,但她是慈禧皇太后的侄女,因此,她出了皇后。

  被光绪皇帝视为红颜知己的珍妃选入时,她的父亲是侍郎长叙,祖父是曾任总督的裕泰,伯父是广州将军长善,长善又是大学士桂良的女婿,是恭亲王奕欣的连襟,因此姐妹双双入选为珍、瑾二嫔。

  这张没填上姓名的红纸,更说明了秀女的门第,不仅关系到秀女本人是否入选,而且关系到入选后她在宫中的地位:

  同治十一年二月初三日敬事房传旨:

  原任公爵 之女着封为妃

  将军 之女着封为妃

  知府 之女着封为嫔

  员外郎 之女着封为嫔

  钦此。

  所以,清宫选秀女,绝非选美。